共享玩具入市,孩子玩得转吗?




孩子们都有一个特点,不太喜欢把玩具借给别人,更不允许别的孩子随意拿走自己的玩具,这种对自己物品的拥有权和爱护心,是需要保护的。租赁玩具很可能满足不了孩子对玩具的实际拥有心理。

在共享经济时代,共享玩具正大步走入人们的生活。春节来临之际,一些电商平台推出的共享玩具琳琅满目。“租赁玩具既便宜又方便和好玩”,成为这项新业态的良好口碑。但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玩具毕竟是供给幼小孩子使用的,租来的二手货是否存在安全与卫生问题,必须引起供应商和家长的足够重视。

1

消费者:申索对象莫搞混

家住万航渡路的陆女士说:“共享?又不是新东西,十多年前就有了,当时只不过是一些个体实体店这样做,类似跳蚤市场,只是现在搬到了网上。”陆女士介绍,现在平台里的玩具租赁很火,有乐高,更有像儿童轿车、航模之类的大型玩具。比如,到某平台办张年卡,花费是2400元,月卡是350元,下单后会有快递送货上门,不办卡也行,单次一般是按玩具成本的10%收费。“现在竞争也很激烈,顾客可以货比三家,也能找到便宜的。交换的频次也各异,有一周一换的,有一月一换的,也有全年限定交换次数的。”她说,家长圈里也会互相介绍哪个平台的玩具更好玩且性价比也更高,大家主要是看中这些大型玩具的租赁比购买更划算,而且二手货也没有新玩具的气味,玩几次就可以换其他玩具,孩子更有新鲜感。

与普通的买卖关系不同,消费者必须对租赁玩具后与商家形成的租赁关系有较为明晰的法律认识。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婷婷说,如果共享的这些玩具是APP平台所有的,并且由平台统一面对消费者出租经营,那么这种商业模式本质上就是一种传统的租赁合同法律关系,只是经营方式依托于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本质是盘活现有的闲置社会资源,典型模式是作为资源端的不特定个体,与作为需求端的不特别个体之间,通过便捷的信息沟通共享平台建立联系,进行有偿使用。所以,如果共享的玩具来源及所有权集中到一个平台,再通过“一对多”的方式出租,实际上是创造了新的社会资产或需求,对闲置资源的再利用十分有限。当然,这种模式对于降低成本、进行品质控制具有优势,也便于消费者在发生争议时,可以直接向平台这样一个确定的、有实力的出租方提出维权。说白了,一旦玩具出了问题,消费者索赔的第一对象肯定是租赁平台。

2

供应商:安全卫生莫失责

近来,玩具租赁平台上线量不断增加。在上海,还出现了新型的共享玩具智能柜。但在中福会托儿所科研室主任吴玲玲看来,租赁玩具很可能满足不了孩子对玩具的实际拥有心理。她说:“孩子们都有一个特点,不太喜欢把玩具借给别人,更不允许别的孩子随意拿走自己的玩具,这种对自己物品的拥有权和爱护心,是需要保护的。还有的家长可能存在一种误会,以为有时花大价钱买来的玩具,孩子没玩几天就扔在一边了,很可惜。其实,你会发现过一段时间孩子又会把老早玩过的东西再拿出来玩。在幼儿教育实践中还会发现一个普遍现象,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阅历的丰富、动手能力的提升,对玩具会不断玩出新的花样,或玩具间有了新的组合,或玩法上有了新创意,这恰是玩具的益智价值所在。而且,这样一种对玩具的‘再创造’实践,也是租赁玩具所无法实现的。”

除了担心孩子的心理接受程度,吴玲玲还对租赁玩具的安全和卫生状况提出了担忧。据了解,这也是许多平台上顾客留言最集中的问题。而店家的回答通常是会在玩具进入派送渠道之前进行一次例行的质量检查,并做好清洁工作,主要是用消毒液擦拭或紫外线消毒。但至少从目前来看,包括玩具在内的整个租赁市场,尚没有出台国家统一的安全和卫生检测标准,甚至有没有进行过安检和消毒,有时也只能让顾客自己去碰运气了。吴玲玲说,幼儿有个特性,喜欢咬玩具,喜欢摔打玩具,所以,对二手玩具并不是随便用消毒水擦一下就算“合格”了,何况,这样的简单擦拭甚至可能带来二次污染。因此,要让玩具在租赁市场上真正玩得转,相关的法规还需要进一步配套和完善。(来源:新民晚报数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