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奶荒”到“奶剩” 倒奶杀牛怪现象怎么破?

在这个岁末年初,全国多个地区出现的奶农“倒奶杀牛”现象引起关注。对不少人来说,媒体对上一轮“奶荒”的报道似乎刚过去没多久,市场上又出现奶源过剩现象。由于“卖奶难”,养殖户倒奶、卖牛的情况时有发生。近期为何“卖奶难”?

2014年是中国乳业市场政策落地最多的一年,然而,却有国内乳业迎来“寒冬”之说。中国的奶价从2013年的6元/公斤“跳水”到3.9元/公斤,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因为收奶纠纷,河北、山东等地发生奶农杀牛倒奶,甚至以奶喂猪事件。全国各地频现倒奶、杀牛事件。部分乳企亏损额加大,奶农关门倒闭数量增多,从“奶荒”到“过剩”,仅一年之隔,中国乳业市场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全国各地出现杀牛倒奶事件


2015年元旦刚过,山东潍坊又爆出企业拒收奶而导致奶农大面积杀牛和倒奶事件。

据潍坊一位奶农反映,目前县城有5-6家小区养殖户被企业停站(规模大约1000头奶牛),而其它牧场的鲜奶,企业也不会全部都收购,拒收的奶,要不被倒掉,要不就做成基粉来喂小牛。

而潍坊事件仅是冰山一角。在这之前,河北地区也发生奶农倒奶、杀牛事件,农民当初花1.6万元/头左右买的牛,现在只卖6000元,奶农把成吨的鲜奶倒进下水道。另外,广州地区在当地奶协及政府部门的协调下,拒收奶现象才有所缓解。

一组数据显示,自2014年2月份开始,生鲜乳价格连续10个月下跌,同比下降6.1%。根据农业部对482个生奶固定观测点1-9月份的价格调查,奶价已从4.26元/公斤降至3.84元/公斤。而实际上去年年底最后这二、三个月的奶价一直呈下跌趋势,青海、山东的散养户奶价已跌至1.6元/公斤。

其实,历史上也有倒奶杀牛事件发生,但在国内加大乳业市场扶持的当下却发生大规模的杀牛倒奶事件,还是给了行业不小的震动。

据乳业专家王丁棉介绍,从2009年起,奶农杀牛卖牛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每年退出、弃养的农户均超10万户,今年又见多个地区的奶农在倒奶、杀牛、卖牛。连奶源最欠缺的广州,今年也罕见地出现了有10户奶农弃养,这是15年来首次出现的现象


     原奶供应由“奶荒”突然转为“过剩”


酿成奶农“杀牛倒奶”的悲剧还有一方面的因素,就是从2014年2月开始,国内原奶供应由“奶荒”突然转为“过剩”,这种风云突变是让处于被动的奶农极不适应的。

据山东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对畜产品市场行情监测,进入2014年,全省奶价已持续7个月下跌,2014年8月中旬,山东全省生鲜乳平均收购价格已经跌破4元/公斤,为3.74元/公斤,比年初下降16.52%。粗略估算,由于奶价持续下跌和饲养成本上升,半年多来山东奶农减少收入在10亿元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企业明确跟奶农解释称,因为进口奶粉价格便宜,所以乳企对国内奶农原奶的需求“过剩”。有奶农表示很难理解,“为何在2013年下半年提价抢奶,如今却限价拒收呢?而这是与乳企合作七八年以来很少遇到的情况。”

对此,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乳业专家揭秘了其中的缘由。“一直以来,我国乳制品加工企业存在国内生鲜奶和进口乳制品两个池子,且这两个池子是互通的,乳企可以根据政策和市场环境随时调换使用。”比如,因为2013年8月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导致新西兰进口奶粉受限,一度疯狂进口的国内乳企感到惊慌,于是转向另一个池子抢奶,这就出现了表面上的“奶荒”。

“等2014年初因‘乌龙’而恢复进口后,另一个池子就显得有点多余了。”该专家称,因此“奶荒”背后实则是奶“晃”,乳品加工企业在两个池子中晃来晃去,“要想保护国内养殖业,需要明确隔断两个池子的直接互通。”

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进口乳粉85.4万吨,同比增长49.08%;2014年上半年国内进口乳粉同比增长75.2%至68.2万吨,有专家预计2014年全年数据会达到110万吨。

“2013年10月进口奶粉价格涨到55000元/吨,2014年初下滑到40000元/吨,8月份已经降至24000元/吨。”一位乳业资深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个别规模大的进口商已经因此出现巨额亏损,因此2014年和2015年,乳品加工企业会花大部分精力来消化库存,而这也是它们因判断失误带来的恶果。


     奶源过剩的原因


价格涨跌是受市场供需决定的,那么,企业拒收和奶价下跌是国内奶源过剩还是另有它因?

首先,国际奶粉价格持续走低,进口奶粉激增。据介绍,去年以来一吨进口奶粉到岸价比1吨国产奶粉低1万元左右,乳品企业转向更多使用进口奶粉作为加工原料,减少了对国内生鲜乳的使用。2014年1月—11月,我国进口奶粉88.4万吨,同比增长20.2%,奶粉进口快速增长,加上2014年国内生鲜乳产量增长5.2%,造成近期奶源相对过剩。

其次,近期我国乳制品消费市场低迷,增长缓慢。2014年1月—10月乳制品总产量2198.8万吨,同比下降0.04%;其中液态奶1993.1万吨,同比仅增长0.72%。消费增长缓慢甚至下降,导致原料奶出路不畅,乳品企业不愿意敞开收购。

据预计,受乳品企业库存奶粉较多、乳制品消费增速下降以及国际市场预期增产降价等因素影响,乳品企业收购生鲜乳的积极性仍不高,养殖小区和散养户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乳业资深研究员宋亮表示,国内奶价下跌在2015年会持续。由于国际奶价持续下跌,国内又加大进口粉数量。乳企为了降低成本会选择低价的进口粉,这就导致了国内鲜奶价格下跌,企业拒收鲜奶的现象不断发生。

王丁棉表示,饲料售价高位不下,人工等养殖成本上升,奶价不稳甚至下跌,乳企压价,以及过多使用进口奶粉而减少使用本地奶源,这些都是导致奶农杀牛卖牛的主要原因。

不过,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谷继承曾表示,奶价、拒收、倒奶等问题是所有的奶业发达国家都经历过的阶段,当前的问题是我国奶业发展过程中,或者说是转型升级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是局部性、区域性、个别事件,不代表整个奶业形势。


进口奶粉价格“跳水”


这次进口乳粉价格“跳水”等叠加因素致问题集中性爆发,早有前兆。据媒体公开报道,2014年7月底,蒙牛乳业泰安有限责任公司决定,自8月1日起,青岛、烟台和威海等地的牛奶收购价格从上个月的4.5元/公斤降至3.5元/公斤,众多养殖合作社负责人和奶农代表选择杀牛倒奶。蒙牛方面给出的主要理由是,囤积的进口原料粉减少了国内原奶需求;乳品消费需求疲软,原奶严重过剩。

事实上,全球奶价自2014年3月开始就持续下跌,奶源主要供应地新西兰、欧盟的原奶价格跌30%~40%,全球奶粉从5.5万元降至目前的1.8万~1.9万元/吨。而国内牛奶收购价在5500~6100元,按8吨牛奶能做1吨奶粉计算,也就是说同样1吨奶粉价差约为2.5万元。

山东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分析称:“2013年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出现的暂时性 奶荒 ,导致国内奶粉进口商和下游乳企对2014年的奶源供需作出误判,于是从2013年第三季度到2014年上半年大量进口和囤积乳粉。”梳理发现,2008年到2013年,国内进口乳粉从10.08万吨增长至85.44万吨,而2014年仅1~9月就达到81.38万吨。


1400万吨原奶份额被挤占

中北蓝海FMCG品牌营销策划机构首席项目运营总监王子恒认为,在进口乳粉的低价刺激下,国内液态复原乳重新抬头,使得国内乳企的原奶消化量骤减,引起连锁反应,致低价收购,甚至拒收。

“进口乳品全部折算原奶约1350~1400万吨,占全国用奶需求量的1/3,按照国内泌乳奶牛奶牛平均单产6吨,进口乳品折算原奶相当于230万头泌乳奶牛年产量。”乳业专家宋亮坦言。

除了进口乳粉,常温奶进口也在放量上涨。数据显示,国内液态奶进口量,从2010年的1.59万吨,增长到2013年的18.45万吨,4年时间增长10多倍;2014年1~10月则已达20万吨,估测全年达28万吨。


     为什么国外价格低


而地球的另一端——新西兰,仍是绿草幽幽,在阳光和蓝天下,有的奶牛在低头吃草,有的奶牛则卧躺在地。“我们非常感谢中国企业来新西兰建设工厂,在原奶收购量方面还有更大的提升空间。”一位新西兰当地奶农如此介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乳业专家分析称,进口奶粉冲击是奶农之殇的导火索,而国内奶业长久以来形成的畸形格局才是倒奶风波的内因。“为何只占全球牛奶产量5%的大洋洲,在留有部分供本土生产,且还出口其他国家和地区,却能够扰乱中国市场?”

在肉毒杆菌乌龙事件调查结果出炉后,占全球乳业贸易三分之一的新西兰恒天然下调了其对2015年产奶季原奶价格的预期,将每公斤牛奶干物质的价格从5.30新西兰元下调到4.70新西兰元。

值得关注的是,从2014年1月份到2014年10月,新西兰进口奶粉价格从42000元/吨跌到21000元/吨,跌幅多达一半,还原成牛奶后的成本约在2.2元~2.5元/公斤,远低于目前国内大多3.5元~4.5元/公斤的原奶收购价。

通过价格比较不难发现国外奶牛养殖业的竞争力。对此,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分析称,首先从土地成本来看,国外是私有土地,父传子这样传承下来,如果用心经营,每年只需交纳一定的税即可。“此外,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大洋洲奶农除了原奶收入,还有可观的股东分红和债权收益等。”

李胜利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他去澳大利亚走访,问当地一个奶农一头牛一年挣多少钱,对方介绍500澳元,此外,乳品加工企业每年还会按每头牛返还1100澳元。

“以恒天然为例,奶农通过合作社的形式入股,谁入股多就是董事长,在满足本国消费后,通过建立加工厂来喷粉,进而出口到中国等国际市场。”李胜利认为,这种合理利益联结机制正是中国一直以来所缺乏的,而这是历史形成的问题,想改变都有点难。

对此,中国奶协乳制品工业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奶业行业协会专家委员顾佳升表示,1978年我国宣布“允许私人养牛”,此后,我国奶业经过20年的积聚,其间有过一个“奶牛下乡、牛奶进城”的发展阶段,即集体和国营的规模化牛场被分解为散户。

“但是1993年起各地生牛乳收购价格逐步放开,加工企业单方面控制了生乳定价权。随后原来‘产加销一体化’的各地国营牛奶公司在改制上市的过程中,大多采取了‘轻资产’策略,将牧场剥离出去,原本在一个大灶吃饭的养殖企业,与加工企业彻底分离了。”顾佳升介绍,产销利益链失衡是造成我国乳业上下游“头重脚轻”的根源,同时也导致我国奶农在发展再生产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


     应该限制进口奶数量



事实上,控制成本是每个企业的生存前提,在国际奶价远远低于国内奶价时,国内乳企选择购买进口奶和基粉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当大量的进口奶粉、基粉和鲜奶进入中国市场后,对中国奶农的冲击是巨大的。对于本身就比较弱势的奶农来说,除了杀牛和倒奶外,似乎没有其它的出路。

但在王丁棉看来,我国目前仍算是一个“贫农国”,人均奶量偏低,国内奶源过剩的说法是错误的。

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牛奶总产量大约有7.6亿吨,2013年中国的牛奶生产总量是3531万吨,仅占全球总量5.5%。而2013年全殏的人均牛奶消费量约为107公斤,发达国家均超200公斤以上,我国的人年均占奶量约30公斤,占全球人均水平1/3还不到。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目前仍算是一个贫农国,人均占奶量偏低,正好是未来发展的存在空间及潜在的市场。”王丁棉如此表示,“国外奶农实力较强,他们可以长时间地低价销售,当中国的奶牛杀掉大部分后,他们再提价,这对中国的乳企和消费者来说都不是好事情,因此,希望乳企不要看一时之利,应该与国内的奶农合作,多使用国内的鲜奶,让中国的乳业健康长远发展。”

根据AC尼尔森报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国内奶粉销售额虽有4%的增长,但销售量下降了7%。2013年国内生产的婴幼儿奶粉大约在85万吨,今年比去年看来不会有很大的增量。2014年的市场总容量,是在去年的基数上,再加上小包装成品进口13万吨,总量约为100万吨左右,与去年同比不会有多大的增量,市场总值大约在680亿元-700亿元之间。

另据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份液态奶进口量已达20万吨,预计全年将有28万吨,而在2005年才只有3800吨,仅4年的时间进口量就增长了10多倍。大包装洋奶粉进口逐年在增加,2014年1-9月份81.38万吨,预计全年总量将超过100万吨。

在王丁棉看来,大量的洋牛奶、洋奶粉涌入中国市场,这已构成了洋牛奶与国产奶之间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它已直接威胁我国的奶牛养殖业。“建议乳业实行生鲜奶源收购、使用、登记、备案、公告制度和根据收购使用数量配置免税(如自贸协定零关税配额指标部分)或实施减税进口奶粉指标奖励制度,以此鼓励企业更多地使用国产生鲜奶源,从而拉动促进我国奶牛养殖业的发展。”

宋亮则表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担心企业继续拒收鲜奶。因为2014年多数乳企在高价收购鲜奶后把过多的鲜奶加工成粉后进行了储备,而花在喷粉方面的资金大约有几十亿元,企业也面临较大的压力,因此,希望政府出手,建立临时储备基粉的机制,并成立相关基金对奶农进行扶持,对喷粉企业进行资金的支持。而只要企业不再拒收鲜奶,杀牛倒奶事件就会减少。另外,政府对进口奶方面也应该通过技术壁垒来减缓进口的数量。


连闹“奶荒”曝出的深层次问题

近年来,我国奶源生产出现奶荒、奶剩交替发生现象。2013年和2014年先后经历了奶源紧张、乳品企业争抢奶源、抬高奶价和奶源过剩、乳品企业压级压价、拒收限收的波动。奶业生产的波动起伏,既有进口奶粉冲击的影响,也有乳品加工企业与奶农利益联结机制不健全等因素的作用。

专家表示,我国乳制品供应国际关联度较高,国内生产受国际乳制品价格和进口数量影响较大。2008年—2013年,我国进口乳制品从35万吨增至159万吨,年均增长35%,特别是进口奶粉从10.1万吨增至85.4万吨,年均增长53%,奶源自给率从95%降至78%。价格方面,在国际市场价格上涨时,我国奶业发展平稳,而国际市场价格下跌就会波及国内生产。

更重要的是,乳品企业和奶农利益机制没理顺。世界其他奶业发达国家大都实行养、加、销一体化经营,养殖、加工、销售各环节利润分配较为合理,因此养殖数量和产量也比较稳定。但我国奶业先天不足,奶牛养殖和乳品加工脱节,一体化经营的企业数量不多,乳品企业只管加工,掌控生鲜乳的收购权和定价权,奶农只养牛,处于弱势地位,乳企往往在奶少时抢奶、奶多时限收拒收,多年来已形成奶业发展的一个怪圈。

此外,奶业生产受消费、气候等多种因素影响,年度间有一定的波动。2013年全国牛奶产量为3649万吨,同比下降5.7%。预计2014年牛奶产量3838万吨,同比增加5.2%。这些都对市场供给和价格产生一定影响。

2013年8月中旬起至2013年底闹了一场“奶荒”,奶价被抢狂升致6元/公斤;2014年近几个月又出现了一轮“奶荒”,而这次奶价却出现大跳水狂跌至1.60元/公斤。两年中的奶价出现了过山车,这暴露出我国奶业基础差、结构不合理和抗国际市场风险能力薄弱等深层次的问题。

宋亮认为,长期以来,由于养殖与加工环节没有形成稳固合作共赢关系,加上养殖主要以小规模及散养为主,市场议价能力弱,所以双方此消彼长的利益博弈矛盾一直存在。在宋亮看来,当务之急是要加快构建现代化奶源基地,围绕奶业合作社、家庭牧场,加快奶牛养殖产业组织模式升级,同时通过制度创新,加快上下游产业建立“利益分享、风险分担”一体化合作关系。

“救奶”进行时:部委发文奶协牵线乳企让步

农业部数据显示,2014年1~11月,我国奶粉进口100.2万吨,同比增34.8%。洋奶来势汹汹,更压缩了国内奶农的生存空间。

在此背景下,农业部1月8日下发《关于协调处理卖奶难稳定奶业生产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千方百计组织协调加工企业保证生鲜乳收购。密切监测生鲜乳销售形势,通过各种形势督促乳品企业履行收购合同。切实加大奶业政策扶持和生产救助力度,抓紧落实奶农良种补贴、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等已有的扶持政策,保护奶农养殖积极性。积极争取地方政府出台奶粉收储补贴、救助奶农补贴、信贷金融支持等方法,采取多种形式帮助奶农渡过难关,切实把损失降到最低。

通知还要求各地密切关注生鲜奶生产、收购情况,实行奶业生产周报制度。近期,农业部已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检查指导解决“卖奶难”问题。


 仅靠补贴或难以解决问题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已经不是行政命令指挥市场的时代了,所以部里通知只能是建议的形式,生鲜乳到底走向何方,终归是市场决定的”。

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到2013年,国内奶牛存栏量分别为1420万头、1440万头、1493万头和1442万头;业内人士估测,2014年可能不到1400万头。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雷永军认为,仅靠补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目前国内奶牛养殖所需的原料大多需要进口,导致养殖成本居高不下;能否考虑在土地配套上对国内养殖牧场给予政策支持,在饲草和饲料的种植上给予扶持。

有业内人士坦言:“预计2015年第三季度国内生鲜乳收购价格可能会随着国际市场逐步回升,否则政策协调下的收奶行为难以持久。”


以后怎么办?


专家认为,奶业是一个产业链长、涉及面广、科技含量高的产业,奶业发展不仅是养殖环节生产和质量安全水平的提高,而且是养殖、加工和消费整个产业链全方位的升级。从目前来看,养殖环节经过整顿和振兴,生鲜乳生产和质量安全水平已有质的提升。但加工和消费环节并没有实现同步转型升级,对养殖业进一步发展已形成严重制约,对奶业整体转型升级形成了“短板效应”,这也是当前奶牛养殖面临困境的根本原因。

专家建议,在生产环节方面,应从四个方面着手:引导养殖小区向规模牧场转型;积极扶持奶牛大户、联户经营、家庭牧场等经营主体,提高奶农组织化程度;既要巩固和发展北方优势产区,又要推动南方奶业发展,缓解北奶南运的矛盾;调整品种结构。

在加工环节方面,首先要优化产品结构。目前,我国液态奶中常温奶约占70%,低温奶仅占30%。这种不合理的产品结构既降低了消费者福利,又为进口奶粉大量增加创造了条件。要逐步改变这种不合理的产品结构,提高巴氏奶、酸奶等低温奶和以湿法工艺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市场份额。其次是企业布局和奶源相配套,提高产品质量。

消费环节可从两方面入手,一要提高乳制品消费量。国家统计数据显示,城镇居民人均乳制品消费量从2007年的23.5公斤下降至2013年的18公斤,农村居民人均乳制品消费量仅从3.5公斤上升至5.29公斤。目前,我国人均奶类占有量不到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的1/2、世界平均水平的1/3,还有很大增长空间。二要培养科学饮奶的习惯,广大消费者还没有养成鲜奶鲜饮的消费习惯,特别是广大农村地区仍以消费奶粉和常温奶为主,必须逐步扭转这种不科学的消费观念和消费结构。

对于进口奶粉的冲击,专家建议要加强对进口乳制品的管理,严格落实液态奶标识制度。认真落实国务院关于液态奶标“鲜”、标“纯”和标“复原乳”的规定,规范液态奶生产经营市场。(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