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品类市场大热,一款好乳铁应该具备什么品质

中童网 0



文 | 中童传媒记者 木帛

“两天不到,几乎清空了店里所有的乳铁库存,我们正在联系供应商做配送支持。”一位母婴连锁老板对中童观察记者表示,这也是很多母婴渠道现阶段的切身感受。

乳铁蛋白的火爆,是“时势造英雄”。很多专家和医生表示,抵抗新冠肺炎,除了做好自身安全防护避免感染外,还需要人体自身的免疫力。

全民掀起提升免疫力的浪潮,乳铁蛋白率先打开了免疫营养品的机会窗,各地乳铁蛋白的售空与货源紧缺折射出的是,宝妈及其背后整个家庭对免疫营养品类的重视。

很多渠道朋友都很关注这份“重视”是暂时的,还是疫情结束后的可持续发展的。“现阶段虽然卖得确实很好,但产品鱼龙混杂,等消费者冷静下来,发现产品货不符实就‘不友好’了。”有业内人士表示。

所以,要想实现持续的发展,必须保证产品品质高,功效不打折。

乳铁蛋白发挥功效的硬指标

中国营养学会妇幼营养分会发布的《乳铁蛋白婴幼儿健康效应专家共识》(以下简称《共识》)序言中,对乳铁蛋白做出了定义:乳铁蛋白(Lactoferrin, LF)是转铁蛋白家族中的一种铁结合糖蛋白,存在于人体的乳汁和各种分泌液中,母乳中的含量最高。

大量科学实验表明,乳铁蛋白确实具有免疫调节的功能,但这是一个抽象概念,是指乳铁蛋白这个品类的功效,而在具体到某一款乳铁蛋白产品时,则必须满足合适的条件,才能真正起到免疫调节作用。

硬指标之一,就是乳铁蛋白的含量。

乳铁蛋白是母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衡量母乳质量的重要标准。在人初乳中,乳铁蛋白的含量最高,约为6—14mg/ml,常乳期稳定在1—3.2mg/ml。

一名0—6个月纯母乳的喂养宝宝,一开始虽然进食量小,大约为400ml左右,但母乳的乳铁蛋白含量高,以3.2mg/ml计算,就能保证1200mg/d的乳铁蛋白摄取量。

而随着母乳中乳铁蛋白含量逐渐减少至1mg/ml,宝宝的进食量变大,每天约为1000ml及以上,也能保证1000mg/d的摄取量。

这就是0—6个月的纯母乳喂养的宝宝生病少的根本原因[1],宝宝的免疫力与足够的乳铁蛋白摄入量密不可分。

日本一项长达3个月的乳铁蛋白临床研究[2]显示,乳铁蛋白能够调节免疫力,降低腹泻发生频次和持续天数。干预组5岁以下的儿童每天额外摄入100mg乳铁蛋白,持续3个月,平均腹泻发生频次为9次,而未摄入乳铁蛋白的对照组则高达24次,且腹泻持续天数比干预组长3.2天。

更有研究证实,针对腹泻,乳铁蛋白的平均起效剂量正是100mg/d,起效周期在12周(3个月)。其他的症状如缺铁型贫血、呼吸道感染等,则需要更高的起效剂量和食用周期。

所以,要想充分乳铁蛋白的免疫力调节功能,就必须保证起效剂量,且坚持服用。

目前,市场上常见的乳铁蛋白大都是从牛乳中提炼的乳铁蛋白。

大量研究表明,牛乳中的乳铁蛋白与人乳中的相似度较高,功效类似,可以起到相应的作用,但牛乳中乳铁蛋白的含量远低于人乳,牛初乳中含量最高也才1mgml,常乳期含量为0.02—0.35mg/ml。

富诺健康总经理程彦告诉中童观察记者,“在工业化生产中,200吨鲜牛奶才能提取1公斤乳铁蛋白,堪称浓缩中的精华,十分珍贵。”

不仅原料珍贵,成本高,乳铁蛋白对工艺生产的要求也极高。

《共识》中提到,乳铁蛋白在加热时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性,变性程度主要与加热时间、pH值和铁饱和度等有关[2,3],巴氏消毒以及冷冻储存等手段都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乳铁蛋白的含量和活性[4]。

同样,在产品加工过程中,如脱脂乳、乳清以及乳蛋白的分离过程中,由于受到高压处理,其中的乳铁蛋白也会大量发生变性[5]。因此,在产品加工过程中,如果没有经过额外特别添加,原本较低的乳铁蛋白水平会进一步降低。

科学选择乳铁蛋白

无论是含量,还是额外添加,都是为了保证乳铁蛋白的起效剂量。认准这一点,就能科学选择乳铁蛋白产品,以惠优喜旗下的培安滋乳铁蛋白粉为例。

首先,要看配料表,是否有额外添加乳铁蛋白。

在培安滋乳铁蛋白粉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乳铁蛋白”字样,这是作为单独添加的重要依据。值得注意的是,培安滋乳铁蛋白粉采用的是进口双蛋白配方,即进口乳清蛋白粉原料+进口乳铁蛋白原料。

其次,看主要成分的含量是否能够保证起效。

培安滋乳铁蛋白粉每100g含乳铁蛋白7.5g(每袋含乳铁蛋白112.5mg,每罐含乳铁蛋白3600mg),这保证了起效食用量每次都在100mg或以上,充分补充了足量的乳铁蛋白。

最后,惠优喜培安滋乳铁蛋白还具备一大加分优势——保健食品批文,该批文的保健功能是增强免疫力。

在上篇《专访 | 惠优喜程彦:我们为什么那么早就布局培安滋乳铁蛋白》中,程彦讲述了培安滋乳铁蛋白粉诞生的“辛酸”历程以及等待批文的漫长历程,“这不仅是国家对我们产品的检验,更是对配培安滋乳铁蛋白粉的认可。”

如今,正是全民关注免疫力的时代,培安滋粉乳铁蛋白粉作为惠优喜旗下首个免疫力品类的大单品切入市场,且看它顺势而为,乘势而上,成为免疫品类市场的中流砥柱。

资料来源:

1.《乳铁蛋白生物功能及基因表达》 科学出版社 孙晶等. 乳铁蛋白抑菌功能的研究进展.中国乳业. 2012 第130期。

2.King JC Jr, et al.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ilot Study of Bovine Lactoferrin Supplementation in Bottle-fed Infants.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200

Egashira M,et.al. Does daily intake of bovine lactoferrin-containing products ameliorate rotaviral gastroenteritis? Acta Paediatr 2007.

3. EFSA Panel on Dietetic Products (2012a). Scientific Opinion on bovine lactoferrin. EFSA Journal. 2012; 10(5):2701.4. Kussendrager K. Effects of heat treatment on structure and iron-binding capacity of bovine lactoferrin. IDF Bulletin: Indigenous Antimicrobial Agents of Milk: Recent Developments1994.5. Akinbi H, Meinzen-Derr J, Auer C, Ma Y, Pullum D, Kusano R, et al. Alterations in the host defense properties of human milk following prolonged storage or pasteurization.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2010; 51(3):347-52.

6. Mazri C, Sánchez L, Ramos SJ, Calvo M, Pérez MD. Effect of high-pressure treatment on denaturation of bovine lactoferrin and lactoperoxidase. J Dairy Sci. 2012; 95(2):54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