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门店“门可罗雀”,客流惨淡的锅谁来背?

中童网 0



来源:中童观察

文 | 中童传媒记者 莫多

“整个上午,进店的人屈指可数,顾客提着一罐奶粉或者纸尿裤转身就走,行色匆匆的,没有过多寒暄和攀谈。”位于漯河的一家母婴店老板描述了最近一段时间,自家门店里顾客到店消费的状况。

“不止是在上午,可能一整天都是这种状况。”门店常驻的一两个导购,守着空荡荡的动辄200、300平甚至更大面积的店,顾客寥寥无几,没有了往日喧嚣的母婴店,显然还没有从疫情的阴霾中走出来。

“门可罗雀”

5月份全国疫情已经缓解不少,母婴门店复工营业早已提上日程,没了各种出行限制的消费者们也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乃至消费节奏,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母婴门店的客流究竟恢复到几成了?文首提及的母婴店的案例是某个区域市场的个例,还是在整个河南母婴市场具有普遍性呢?

“五六成”——笔者询问了来自郑州、洛阳、漯河、焦作、南阳等城市几家母婴店的负责人,这些门店的客流量有恢复好的“恢复到疫情前的70%~80%”,也有差的“进店客流一直低迷,跟两三个月之前比,基本没有变化的。”显然,他们所反馈的门店的进店客流情况依旧不是很乐观。

“做母婴零售,尤其是卖奶粉、尿裤的门店客流尽管低迷,但慢慢在恢复,情况最糟糕的是专做母婴服务的的店,几乎没有人进店。”母婴服务通常作为门店引流的手段,儿推、游泳、洗澡等项目在疫情期几近被“阉割”。

位于漯河的一家母婴店,采用的是母婴零售店+母婴服务的布局方式,前面100~200平的店主要卖奶粉、纸尿裤、童装童鞋等常规品类,后面几十平的房间主要做一些小的服务项目,这位老板透露,服务项目的客流量几乎为零,这也迫使她不得不得将做服务项目的场所改为临时的直播间,以供门店不定时搞一些直播活动。

“疫情缓解了,钱包也更瘪了”

门店客流恢复缓慢,这在疫情逐渐缓解的当下似乎说不通,按理说,母婴店虽不至于像其他消费领域,在解禁后迎来一轮疯狂的报复性消费,但门店的老顾客老会员们在被疫情囚足近小半年后,再进母婴店的热情怎么会不增反减呢?

“疫情缓解了,消费者的钱包也更瘪了。”洛阳一家母婴店老板道出了真相。

疫情影响下,各行各业都有企业倒闭关门,这必然伴随着大量的失业,即使是没有失业的,很多都是半复工状态,薪水缩水严重。

“收入对消费者到店消费影响比较大。大家存钱的意识越来越强了,买奶粉都不囤货了。以前是5、6罐一次性买足一月的量,现在则是1、2罐的买。”购买的数量少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客单价缩水——200~300元不等。

而一些母婴店老板也反映到,不少家庭因为“钱包瘪了”购买力下降的缘故,一来进店少了,二来也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消费降级,降低奶粉的消费档次或者减少每月食用的量。

此外,由消费力所引发的各种问题也会出现,如奶粉的乱价(低价促销)窜货等现象,这种情况与消费者消费能力有莫大关系。

“还有锅”

门店客流的锅,如果单单是由“钱包瘪了”这一疫情所导致的恶果来背的话,母婴店老板们恐怕还不至于那么“愤懑”!

“电商、直播等线上的冲击太大。”一直以来,线上如电商等平台都是母婴店的劲敌,疫情期间更是如此,门店流失的那部分客流几乎都被线上给夺走了。

而现在对门店客流构成更大威胁的不止是线上,还有被线上消费所培育出来的消费者的消费习惯。网购的便捷,对消费者诱惑巨大,淘宝、京东、拼多多等平台上的母婴类消费不用说,即便是在母婴店消费,消费者也习惯了在微信下单购买,再由母婴店负责送货上门。

面对顾客陡然转变的消费习惯,母婴老板们倒也表现得很坦然。

做直播、做社群,一来帮助门店带货,秒杀、优惠吸引老客户下单,二来维系一下老客户,能开发新客就更好了。

一家漯河母婴店老板,直言电商现在冲击很大,不过“线上线下都是此消彼长的,现在正是电商的强势时期。与其盲目做线上,不如趁有空多学习一下,(门店)做好自己的服务才是优势。”